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社会民生>正文

33岁妈妈20岁前生两孩子 女儿因父母争吵频繁出走

时间:2018-09-20 22:43:11    来源:淘宝货源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家住临平的罗保荣今年33岁,已是两个青春期孩子的母亲。

2月12日,罗女士从老家回到杭州,带13岁的女儿去学校报到,却被告知:女儿严重违反校规,已被视为自动弃学。

想起不久前女儿连续两次离家出走,罗女士愤怒、错愕:“我打工挣钱供你上学,你有吃有喝有零花钱,我不知道你还缺什么......”

节后带孩子报到,却被学校告知:

女儿已自动弃学!

罗保荣的家是临平某处农居房一间不足20平的矮屋,月租550元,由仓库改造而来。

见面那天,她头戴蓝色绣花帽子,上着大红夹克,下穿黑色皮裤,看着很年轻,倒不像是两个青春期孩子的母亲。

罗保荣是云南人,她的婚姻早到离谱——15岁“结婚”,16岁生下大儿子。大儿子今年17岁,念完初中便外出打工。小女儿金子(化名)13岁,还在上初一,却成了她最放心不下的宝贝疙瘩。

今年2月12日上午,罗保荣从老家回到余杭,带着金子去学校报到。可学校告诉她,金子严重违反校规校纪,已被视为自动弃学。

“我们当时约定,你带孩子回家教育一周,1月12日送回学校,逾期不归视为自动弃学,你签字同意的呀。”副校长沈鑫说。

这位妈妈一脸错愕:“我只念到小学二年级,我不识字,我不知道我签的是什么……”

半个月不到,13岁女儿两次离家出走

罗保荣在纺织厂上班,两班倒。去年12月30日,罗保荣晚上7点多到家时,看到金子的书包在床上,人却不见踪影。夫妻俩都以为金子和同学玩去了,没在意。可到当晚9点多,金子还没回家。

金子一年前开始用手机的事情,罗保荣是知道的,但一直没能记住女儿的手机号码。“我只好打电话联系她要好的同学,同学说她坐别人的电动车摔跤受伤了,怕我们骂她,就住在同学家了。”罗保荣当时觉得,反正元旦放假,女儿在同学家住几天也没事。

这是金子第一次离家出走,一走就是7天。

那些天,罗保荣夫妇一直忙着上班,没顾上找女儿。罗保荣说,老公在洗沙场上班,两人工资总共5000多元,“不上班就没钱,请假会扣钱,还会辞退。”

1月5日,金子回家了,“她脸上有个大包,肩上有伤,新买的棉袄也破了。我气得想哭......”

1月7日,金子回校上课。当天上午8点多,罗保荣接到学校电话,因为金子旷课违纪,学校要她带女儿回家反省一周。接下来两天,罗保荣上夜班也坚持把女儿带在身边,“就让她坐我旁边,我编棉线,她看书。她也很乖,一晚上看了3本书。”

两晚过后,金子说太累,不想去了。罗保荣悔就悔在没继续让女儿跟着自己,金子再次离家出走,一走就是13天。

三轮车下那根长长的树枝,差点成了教训女儿的“家法”

学校发动全体师生寻找金子,可没人知道她在哪。那几天,罗保荣哪有心思上班,憋着火地找女儿,她折下一根树枝,准备等女儿回来后痛打她一顿,“看到别的孩子在上学,她在家整天看电视,在外一个影儿都没,我睡都睡不着。”

然而,当金子回到家,罗保荣没舍得打,那根树枝也就被藏进了角落。

我们以前没书读,现在女儿也没学可上

能不能网开一面?

金子就读的杭州林苑学校是一所九年一贯制的民办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学校,有来自全国18个省的学生1000多名。

“我们的家长总觉得把孩子送到学校就行了,挣钱比孩子的教育更重要,他们几乎不管孩子......”副校长沈鑫觉得,金子这孩子心思不在学习上,“没有课堂纪律,似乎还有早恋的迹象。”因此,沈鑫才会建议罗保荣带孩子去工厂感受父母的辛苦。可惜,这一招不管用。

这几天,罗保荣上班路过学校,听着校内传来的读书声,心里很慌:“儿子初中读完就没上学了,现在到处打工。他跟我说,不要重男轻女,要让小妹念完高中。现在别人的孩子都在上学,我女儿却没学可上……”她最近都在找学校领导沟通,但沈鑫建议让金子转学。

“老师说我女儿和社会人员玩在一起,换个环境能收收心。如果继续在这个学校上学,那些人还会来找她。”罗保荣觉得此话有理,但又觉得这像学校的托词,她仍对学校抱着希望:能不能网开一面?

在罗保荣看来,只要金子能坐进教室,就能多识几个字。“我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她爸爸拿笔都哆嗦,写个名字能写3分钟。我们以前没钱念书,她现在能念书却不珍惜……”

在学校里,金子没怎么说话,她站在窗户边向外望。“我还是想在这里上学。”趁母亲不在,金子悄悄告诉记者。

在记者帮助协调下,学校同意金子下周一返校,前提是她必须承诺不再旷课,如若再犯,仍视为自动弃学。

这个叛逆女孩,藏着多少心事?

坐在自己的床沿上,金子对着一台18英寸老式彩电目不转睛。这是家里唯一值点钱的电器,里面正在播放TFBoys参加的某综艺节目。金子长得蛮漂亮,一双闪亮的大眼睛和妈妈一模一样。

对于离家出走,金子说得轻描淡写。“我六年级时有个要好的女同学,现在她不上学了,我就住她家。她带了3个我不认识的男孩子,我们一起去逛博陆公园、晒太阳、玩手机,没别的事情。”

春节后,金子她爸留在老家务农,这几晚,金子都会爬到妈妈床上,搂着妈妈的脖子撒娇,说好久没和妈妈一起睡了。“去年,她放学回家都会做好饭等我们下班。”在罗保荣眼里,金子还是那个听话的好孩子,但她的行为怎么会那么出格?

“应该是叛逆期到了。”金子突然说了一句,“你们总是吵架,还说要离婚……”

罗保荣看了记者一眼,脸色颇为尴尬,转头对女儿说:“我和你爸爸吵架很正常的,你不要瞎想……”

金子说,去年7月份起,爸爸妈妈频繁争吵,其实离家出走在外面也没意思,她就不想面对爸妈,觉得没话讲。“他们要是离婚,我也随他们。”说完,一脸稚气的小姑娘满脸憋得通红,眼眶泛潮。

但她没哭,而是抬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家庭教育,就是要父母和孩子一起成长

杭州市外语实验小学校长张敏认为:

这是一个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在求学时,家庭教育缺失比较典型的案例。

在基本物质需求都难以满足时,家长对孩子的重视往往体现为宁愿自己吃苦,也不愿在物质上亏待孩子,从而忽视了孩子精神层面的成长。这种情况下,家长对孩子的爱往往是自以为是的爱,但对孩子来说,他们能接受的爱才是真的爱。

从一个细节就可以看出家长对孩子的忽视:金子有手机,但是罗保荣竟然不知道女儿的手机号码,这是难以想象的。

家长应该多关注孩子学习以外的事情,走进孩子的内心,如果没有大量时间陪伴孩子,就努力提高和孩子在一起的质量。

罗保荣过早开始婚姻生活,这可能是她的成长环境造成的,希望同样的事情不要发生在金子身上。母女俩的年纪相差并不大,完全可以同步成长。这里说的成长,并不是上学或者考证书。信息时代,想要学习随时可以,关键是要有提升思想和能力的意识,并付诸行动,可以买书看,也可以去图书馆阅读。

如果永远像陀螺一样,原地打转,看似辛苦,其实没有用。改变孩子甚至家庭的命运,这本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

进城务工人员为城市付出汗水的同时,却还有多少“罗保荣”在教育“金子”的路上迷茫劳碌着?这需要家长、教育者、全社会共同努力,有些事无奈无力,却不得不为之,因为它关乎未来。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